雪太太的豪车加油站

道士下山【日月】正文及番外索引

道士下山!!


Atz:

好棒!!!


三千单衫杏子红:



【霹雳】【日月:素还真x谈无欲】




整理一下,看着方便:




道士下山【日月】 楔子 · 赤子牛背歌大道,白莲放鹤渡红尘




道士下山【日月】 第一章 · 此情脉脉成追忆,天机参破亦枉然




道士下山【日月】 第二章 · 红尘滚滚如走马,往事千端作笑谈




道士下山【日月】 第三章 · 大蛇殒命深山内,神龙再出九重天




道士下山【日月】 第四章 · 故人寂寞悉书典,新人结发忆梳头




道士下山【日月】 第五章 · 曾经沧海难为水,凤翥龙蟠不同天




道士下山【日月】 第六章 · 白龙鱼服遭虾戏,星月皎皎不成眠




道士下山【日月】 第七章 · 可怜夜半排星斗,痴心唯有鬼神知




道士下山【日月】 第八章 · 他生缥缈此生休,一身孤注掷温柔




道士下山【日月】 第九章 · 多情何必关风月,咫尺天涯两难堪




道士下山【日月】 第十章·  云散风流情天老,花落水红逝如斯




道士下山【日月】 第十一章·日月流转成离恨,回首已是百年身




道士下山【日月】 第十二章·历尽劫波归仙阙,人间天上两稀微




道士下山【日月】 第十三章·无情有恨凭谁诉,一寸相思一寸灰




道士下山【日月】 第十四章·飞霜九转寒入骨,金锁三魂待来人




道士下山【日月】 第十五章· 温泉流腻和云洗,翠滑香笼簪不得




道士下山【日月】 第十六章·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道士下山【日月】 第十七章· 天教心愿与身违,空许生死两相随




道士下山【日月】 第十八章· 仙侣难成翻作怨,弦歌寄向阿谁边




道士下山【日月】 第十九章· 玉锋截云冲紫府,剑光照空白帝惊




道士下山【日月】 第二十章· 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




道士下山【日月】 第二十一章· 寂夜清辉人似月,密云深处隐蛟龙




道士下山【日月】 第二十二章· 宝镜凝霜何历历,碧血石花泪斑斑




道士下山【日月】 第二十三章· 悱恻缠绵情为孽,业火离魂欲生癫




道士下山【日月】 第二十四章· 白雪仙境红梅落,烈焰无间血莲开




道士下山【日月】 第二十五章· 冰魂委地和雪乱,揉碎寒姿不堪折




道士下山【日月】 第二十六章· 红烛影里春意暖,梨花尽头月孤寒




道士下山【日月】 第二十七章· 莲开洞破天魔散,凤鸣剑啸仙客来




道士下山【日月】 第二十八章· 不从此处逢仙子,争信人间有广寒




道士下山【日月】 第二十九章· 日月同辉明圣现,风云丕变天柱倾




道士下山【日月】 第三十章· 云人力挽天河水,神龙困顿锁洪荒




道士下山【日月】 第三十一章· 相思本是无凭语,一场残梦一场空




道士下山【日月】 第三十二章· 离别团圆今日并,一门隔断此生情




道士下山【日月】 第三十三章· 两仪阵破天地暗,双剑同殒日月悲




道士下山【日月】 第三十四章· 明月无悔沉碧海,天涯生死两同归




道士下山【日月】 终章· 此夜共君须沉醉,世间难得有情人








道士下山【日月】后记








道士下山【日月】小番外·偷书记(上)




道士下山【日月】小番外·偷书记(中)




道士下山【日月】小番外·偷书记(下)




道士下山【日月】小番外·偷书记(完)








道士下山【日月】小番外·夺壳记(上)




道士下山【日月】小番外·夺壳记(下)








道士下山【日月】番外 花月正春风·上




道士下山【日月】番外 花月正春风·下








道士下山【日月】番外·情丝




道士下山【日月】番外·胡不归




道士下山【日月】元宵番外




道士下山【日月】番外 ·蝶梦








道士下山【日月】番外 小道士下山·夜航船




道士下山【日月】番外 小道士下山·跃龙门·强人念




道士下山【日月】番外 小道士下山·酒相师


龙剑 山河映月

诶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Atz:

ooc预警


评论区开辆小破车


前情见上篇




不是文手,自割腿肉满足性//癖,文笔太差表达不出呜呜呜呜,见谅见谅

    恩……重头戏在雪太太 @Atz 这里!!!嘿嘿嘿……


    三先天有很久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在江湖上。不解岩没了佛剑,疏楼西风少了龙首,十个人路过豁然之境有九个要把这先天居所错认成一片野菜地。有人知道,这三位先天流氓,一同搬到龙宿的秘密房产三分春色去了。但没人知道的是,佛剑大师每天都在思考究竟是该搬出去住,还是换个简单的方式,一剑劈了那两个造孽的好友。

   

    佛剑刚搬进三分春色时,还难得诗意地感叹了一回:这三分春色,倒真是要春色三人分了。但很快,佛剑大师就深刻地怀疑起了龙宿起这个名字的动机——其实是他和剑子的满园春色关不住吧?

   

    那天,佛剑四处寻不得剑子和龙宿,只道两人又出去遛弯了。他是知道两人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心思的,并未在意,自己在院子里打坐,却好巧不巧地听见屋后有奇怪的声响。料是哪个不长眼的毛贼撞了进来,佛剑皱了皱眉,往屋后去了。只是,毛贼没捉到,却捉到了在他心里正在遛弯的龙宿和剑子。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听见了熟悉脚步声的剑子和龙宿从草堆里出来,有点庆幸自己没直接撞进去。龙宿仿佛有些不好意思,摇着扇子挡住脸,轻轻咳了一声。老道士竟一派从容,还问他是不是找他们有事!佛剑看了看在这种状况下依旧衣冠楚楚华丽无双把脸藏在扇子后头摆pose的龙宿,又看了看衣带随意打了个结,一边笑着说话一边揪身上草屑的剑子,感觉自己几百年人生中最错误的一件事就是认识了这两个东西。他听见自己艰难地打断了剑子的滔滔不绝:“你们俩在光天化日之下就……”后半句实在没能说出口——白毛老道的厚脸皮着实是这世间可遇不可求之物。那个不要脸的道士居然反过来说教他:“人生就该随遇、自然,偶尔以天为被,以地为席有何不可?凡事总要循规蹈矩,好友,人生漫漫岂不无趣啊……”佛剑强按住挣扎着想要跳出来的佛牒,深深地看了他俩一眼,精神颇有些恍惚地离开了。习武之人耳力极佳,他离开后依然清晰地听见龙宿的抱怨:“吾就讲不要在这种地方做,汝偏喜欢此等简陋的地方……”“耶,华丽无双的疏楼龙宿也该有体会自然之美的时候啊。”佛剑听得辣耳朵,脚下生风,从此三分春色多了一块光荣的石头——毕竟它做到了许多人都做不到的事情:把一代先天绊了一跤。


还是羽人和慕少艾...嗯,没错我在二刷剑踪刀戟(。・`ω´・)依旧是渣文笔...求轻喷『抱头』